织梦CMS -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

免费在线要看小说

当前位置: 主页 > 要看小说 >

唐朝贵公子_ 第四百五十章:震惊四座-

时间:2021-01-24 13:53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采集侠 点击:
上山打老虎额小说唐朝贵公子 第四百五十章:震惊四座在线阅读。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陈正泰张口,摇摇头,随后苦笑道:“你既知道不合时宜,却还是需谨言慎行。”

    邓健想了想,却道:“只是……师祖有没有想过……”

    他凝视着陈正泰:“从师祖要练新军开始,其实……学生说与不说,这些将士,迟早还是要领悟的啊。”

    陈正泰皱眉:“嗯?”

    邓健继续道:“学生出身农家,此后被父亲带着逃荒来了二皮沟,在二皮沟也是务工为生。学生也下过作坊,和这些百工子弟们是一样的出身。现在师祖要练兵,将他们招募来了这里。可是师祖,难道学生不说这些,他们就领悟不到这些东西吗?不会的,他们在军中,会更加广泛的交流,将来他们征战四方,会有更多的见识,可是无论他们将来到哪里,他们的底色是不会变的。学生所讲授的东西,其实不过是他们内心在思考的东西罢了。学生如今所做的不过是启迪而已,可难道学生不去启迪,他们就不会有这样的思考吗?我看不见得,这只是早晚的分别而已,就算学生谨言慎行,他们迟早还会有所领悟的。”

    陈正泰猛地想到了什么。

    他好像突然明白,为啥历朝历代以来,都是所谓的良家子成为军队中的中坚了。

    什么样出身的人,才会自觉地去保卫他所认同的利益。

    同样的道理,邓健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思考,为何觉得世道有许多的不公正,当一步步成功的邓健会这样思考,那么这些百工子弟,随着百业兴旺起来,也随着他们的见识越来越高,他们的能力越来越强,他们凝聚起来时力量越来越大时,会做一个完全没有思维的行尸走肉吗?

    这绝不可能。

    是人就会有思考,思考不是有无的问题,而是深浅的分别而已。

    出身意味着一个人从小开始,他能看到什么,又听到什么,更能触摸到什么,而这种印记,是无法磨灭的。

    这些印记就意味着,许多人未来的人生,他们会用何种的角度去看待他们此后人生中的事物。

    当百工子弟们有了力量,有了建功立业的机会,那么……他们怎么可能,不会有这样的思考呢?

    陈正泰吁了口气:“我知道了。”

    邓健又看了看陈正泰,犹豫地道:“师祖若是以后不想让学生说,学生便……”

    陈正泰摇摇头:“都由着你吧,如你方才所说的,与其让他们自己生出自己的思想,倒不如,你去启迪他们……”

    邓健颔首:“喏。”

    陈正泰此时陡然意识到,这新军好像有点长歪了。

    他此前实在将事情想的过于简单,以为只要给他们灌输自己想灌输的东西即可,可哪里知道……一群有思想的人,是不可能完全按照他的意志去进行思考的。

    邓健是如此,新军的这些将士也同样如此。

    只是……这种觉醒,到底最后会变成什么样子,也只有天知道。

    也罢,就由着他去吧。

    转眼已过去了两个月,此时刚刚开春,贞观九年的初春来的格外的早,长安的院试,也已在即了。

    到了二月初八这一日,一辆四轮马车特意来迎接武珝。

    其实大学堂门口的马车有许多,如长龙一般,都是送生员们去考试的。

    二期的生员们如今磨刀霍霍,像开闸洪水一般。

    而武珝读了两个月的书,登上车的时候才发现,陈正泰已在这车厢里面等待着她了。

    武珝见了陈正泰,受宠若惊的样子:“恩师……”

    陈正泰朝她颔首:“你这两个月学的不错,今日便是考试了,若是能得功名,那么你就是天下第一个女秀才。”

    武珝的脸色显得很平静,道:“这些并不重要。”

    陈正泰讶异地皱了一下眉,“嗯?”

    武珝继续道:“因为对学生而言,最重要的不是能不能得功名,女子得了功名,又能如何呢?最重要的是,若是因此而得到恩师的青睐,自此之后,能留在恩师身边,学习到真正有用的东西。”

    陈正泰失笑起来:“难道这经书中的东西,便没有用吗?这些话,可不能对外说,如若不然,天下的大儒,非要炸了不可。”

    武珝见陈正泰笑起来,也轻松了不少,她认真的样子道:“学生斗胆,因为学生觉得这些东西都没有用处,就说这些经义,看上去圣人说的话,每一句都有道理,都发人深省,可本质,不过是最无用的道理罢了,许多的道理,空洞无味,用来教授还不经世事的孩子倒是有用,可对真正有阅历的人,又有什么用处呢?”

    武珝说着,又道:“至于那些史书,都说历史便是一面明镜,可在学生看来,这史书,只需看一本便可以了,不需去看历朝历代的历史。”

    陈正泰反而来了兴趣:“这是何故?”

    武珝想了想道:“因为历朝历代都注重以史为鉴,可学生读下来却发现,历朝历代也都在重蹈历史的覆辙,前朝所犯下的错误,到了今朝,依旧还是会犯下,一千年老祖宗们办下的糊涂事,千年之后,这样的例子也比比皆是。所以……只观一部史书,便可知道……这历朝历代的历史大抵是什么样子了,只是换了一个朝代,换了一个天子,换了人名而已。”

    “哈哈。”陈正泰没想到武珝读了这么多书,最后得出的竟是这样的结论。

    于是他道:“你的话虽有偏颇,却也有道理,所谓一切历史都是当代史,即是如此。这大抵是因为,固然时代不同,可人性却是相通的缘故吧。”

    武珝眼眸一亮:“想不到恩师也有这样的感慨。”

    她越发觉得陈正泰神秘莫测了。

    在学堂的时候,他见许多先生对经史如痴如醉,心里不免有些郁闷,藏着的许多话,自然不敢当着这些将这经史奉若圭臬的先生们那说出来。

    哪里晓得,恩师早就洞察了真相。

    陈正泰则是摇头道:“你不要乱说,坏了我的名声,我何时有这样的感慨?好啦,去考试吧,好好的考!若是高中……我教授你一些更有意思的东西。”

    陈正泰虽是矢口否认,可武珝心里却是认定了陈正泰乃是自己的知音,心里已是喜极,忍不住小心翼翼的多看了陈正泰几眼。

    其实她的内心深处,是孤独的,她虽被人瞧不起,被人凌辱,可她过于聪慧,却难免有几分对人瞧不起,直到遇到了陈正泰,方才知道,世上竟还有这样的人,难怪陈家能声名鹊起,这都是因为恩师有着管仲乐毅一样的智慧啊。

    四轮马车徐徐抵达了贡院。

    武珝下车,回眸朝陈正泰看了一眼,嫣然一笑道:“恩师,我去啦,过几日我要去恩师府上吃饭呢,到时我还要吃那肉团……”

    说罢,提着考蓝,隐进了人流之中,只留下一道娇弱的身影。

    陈正泰依旧还坐在车里,这里人多,他不敢轻易下车,容易被有心人围殴啊。

    倒是武珝留下来的话,令陈正泰不禁失笑。

    他突然发现,武珝竟比从前少了几分让人恐惧的气质了。

    或许……是因为交心了一些吧。

    至少敢在自己面前说一些‘大逆不道’之言了。

    却在此时,听到车厢外头有人欢呼道:“魏家公子来了。”

    不知喊话的是何人,一下子,这贡院外的人群像是炸开了一般,无数人自觉地分出道路,让一辆马车到了贡院大门,而后,一人提着考蓝下来,许多人纷纷上前,作揖见礼。

    魏征的名声还是很大的,而且老少咸宜,世族觉得魏征是自己人,读书人觉得魏征刚正不阿,便是寻常百姓,也觉得他是为民请命。此时的魏征,更像是如日中天的网红,便连他的儿子,竟也沾了这份好名声。

    魏叔玉下了车,见无数人朝他作揖,自也是彬彬有礼的回礼。

    有人打趣道:“魏公子可有信心吗?”

    魏叔玉听到此,不禁失笑起来。

    众人见他笑,便也纷纷哄然大笑。

    魏叔玉咳嗽一声道:“倘若连区区一个女子都及不上,那魏某便没有面目做人了。”

    说着,便昂首挺胸进入了贡院。

    陈正泰此时,却已吩咐车夫赶车远去。

    …………

    武珝轻松的进入了贡院,这一切都轻车熟路。

    要知道,现在大学堂的规模更大,所以专门按照一比一的比例,完全模拟了一个全新的长安贡院出来,哪怕是贡院里的一块石头,都是一般无二。

    而之所以如此,只是要让生员们有真实考试的感觉,完全沉浸入考试的状态,另一方面,人进入了熟悉的环境,会有安全感。

    这‘山寨贡院’进的多了,如今进了真的贡院,发现里头和自己从前隔三差五进去的一般无二,自然也能去除心理上的紧张。

    考试本就是心战,同样实力的人,谁的心态更稳,谁高中的几率便更大。

    “还真是一般无二。”武珝抿抿嘴,心里默默地道了一句,随后拿着自己的考牌,进入了一个考棚。

    许多人见她是女子,纷纷侧目过来,又见她生的绝色,便有人惊为天人。

    只可惜,武珝一路过来,目不斜视,连多看他们一眼都觉得是浪费。

    入了考棚,便从容地端坐。

    ‘片刻之后,试题放出,武珝只一看试题,随即俏脸上便露出了酒窝。

    这题……很容易。

    哪怕寻常人要苦思冥想去破题,可对于武珝而言……这实在是太轻巧了,她的小脑袋瓜,却不知是什么做的,只心念一动,随即便取笔墨笔走龙蛇。

    另一边,魏叔玉也已开始做题了,他毕竟是有家学渊源的,而且确实不愧是魏征的儿子,脑袋比较灵光,所以他开始闭目,推敲着自己即将要作的文章如何下笔,又如何承托题意。

    良久之后,他才张开眼来,心里已有一些雏形了。

    于是他起身,如谦谦君子一般,不咸不淡的开始研墨。

    而后提笔,就在下笔的这一刻,他心里不禁想:“那个叫武珝的女子……却不知是否已经开始做题了,又或者……在搜肠刮肚吧,此女听闻……平平无奇,却不知那陈正泰,何故要立这场必败的赌约。”

    也罢,做题。

    他写下了第一个字。

    这时,却听不远处的考棚里有人道:“你做什么?”

    “交卷呀……”

    是一个脆生生的女子的声音。

    一下子……许多巡考的考官不禁朝着那声音去。

    有人惊讶不已地道:“你……你……交卷……”

    “对呀,我做完了文章,难道不能交卷?”这女考生,是人都已明白是谁了。

    以至于,不少人想将自己的脑袋探出考棚去。

    吓得其他的考官为了维持秩序,不得不道:“肃静,肃静……”

    此时,另有考官呵斥武珝道:“你……你可要想清楚,这才考了一小半时候呢,现在交卷,到时……可不要误了自己。”

    “就是现在交卷,敢问……我交了卷,可以走了吗?这里乏味的很。”武珝嫣然笑着。

    她心里知道,只怕现在整个考场已是炸开了锅了。

    这么多场科举,只怕还真没有人提前交卷的吧,那些考生……多半还嫌时间不足呢!

    考官们显然也没有遇到过这样的情况,一时也是难住了,竟不知如何是好。

    最终还是有人道:“卷子留下,可以离开。”

    …………

    武珝随即,信步出了考场。

    她呼了口气,显然这一份举动,过于出格了。

    谁料刚出考场,那陈家的马车却已是去而复返,稳稳当当的留在原地,车中有人道:“愣着做什么,上车。”

    “噢,噢……”武珝又露出憨态……她没想到,恩师一直都此等候自己。

    武珝进入了车内,果然陈正泰稳稳坐着,正看着她。

    在陈正泰的注视下,武珝莫名的有一丝心虚,下意识地忙道:“恩师……学生任性胡为了,竟是率先交了卷。”

    倒是陈正泰很是平静地道:“不必致歉,我就知道你会提前交卷。”

    武珝随即抬眸起来,和陈正泰四目相对,下一刻,彼此的眼里,都不禁露出了会心的笑容。

    武珝提前交卷,当然不是故意的鲁莽,而是她很清楚,恩师和人立了赌约,现在所有人对陈家都有非议,有非议是吗?那就干脆提前将卷交了,我武珝既代表了恩师,那么久惊世骇俗一些,让你们这些人再震惊一下,反正我的卷子已做完了,也让你们晓得恩师的厉害。

    可是武珝没有猜到的是……听恩师话里的意思,是早就猜测到了她会提前将卷交了。

    其实陈正泰知道,以武珝的聪慧,一定能提早做完卷子得,而以她的大局观,也知道提前交卷,对于将来陈家扬名立万有更大的好处,陈家不但要赢赌约,而且还要狠狠地将魏征父子按在地上往死里先揍一顿。

    以武珝的智商和情商,那么她会做出这惊世骇俗的举动,也就令陈正泰不难猜测了。

    马车随即出发,车中的陈正泰一言不发,既没有去询问武珝考的如何,也没有再去说提前交卷的事。

    陈正泰不问,武珝自然也就心如明镜,她知道,恩师不必问,他心里已有了答案了。

    ………………

    同学们,给点月票不。

     (责任编辑:admin)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列表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推荐内容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