织梦CMS -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

免费在线要看小说

当前位置: 主页 > 要看小说 >

鹧鸪饮琼录_ 第三百五十二章 回头已是百年身-

时间:2021-01-13 23:56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采集侠 点击:
微丹湜意小说鹧鸪饮琼录 第三百五十二章 回头已是百年身在线阅读。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张丹枫不曾想到为了这件事施无求居然煞费苦心,不禁道:“你还专门定制了药物?”

    他本想毒药,可是施无求的毒药是用来帮饶,因此话到嘴边,还是改为了“药物”,别看才一字之差,其中的看重之意非常明显。

    施无求道:“这有何奇怪之处?对待药物本来就该精工细作,何况,关乎到两个女孩子的身家性命。”他言下之意是做得认真一点,也是应该的。

    张丹枫点头,神色间赞许之意非常明显,别看施无求有时候乱七八糟,纠缠不清,可是这件事做得很好。

    聂青宛道:“无求哥哥还特地加帘归、牛膝、熊胆等活血之药,再用蔷薇和玫瑰花香掩盖,所以不但看着像胭脂,闻上去的气味也非常滋润柔和。”

    施无求得意道:“而且加了活血之药,让药物运行加速,不一会儿功夫,对方就酥软在地,不用多费劲力的。”

    聂青宛微微一笑,意思是施无求得对。

    云蕾却道:“那么你就不怕她搞错了,把自己给弄晕了吗?”

    云蕾是一番慈母之心,在她看来,聂青宛跟孩子差不多,那么换了她的话,要把这么重要的毒药交给女儿张翕保管,她是怎么也不会放心的。

    不错,毒药的药性越厉害,奏效越快,也就意味着一旦错了,就很难挽回。

    施无求却双手一摊,道:“总要让她自己去尝试的,什么都怕,那么就不要去做了。”

    云蕾不甘心道:“那么万一呢?”

    施无求道:“再怎么万一的话,这条命还是她自己,如果连这点事都做不好,那么她的命早晚得让她给玩完,她负担的可是自己的性命,你她会不会乱来呢?”

    云蕾一怔,这番话怎么感觉似是而非,像是那么回事,可总觉得哪里不对劲,偏生又不出来。

    张丹枫也知道,他是倒果为因,认为既然聂青宛的性命是她自己的,那么她早晚就要为自己的命负责,既然承担了性命之责,怎么会弄不好一点事。

    诚然,弄错药物跟性命相比,是不算什么,可是一旦弄错了,后果真的不堪设想的。

    所以尽管施无求得也不算错,可是,也不能完全表示赞同。

    于是张丹枫道:“聂姑娘,你下去吧。”

    聂青宛道:“我倒是觉得无求哥哥是信任我,他和师姐不同,换了师姐,恐怕不会把这么重要的事情交给我,所以师姐也不提防我会有这么厉害的药物。”

    张丹枫明白了,道理要看适用的场合,聂青宛碰到了施无求,可以算是碰对了,施无求大大咧咧,什么都无所谓的,而聂青宛正好需要有人见证她的长大,需要有人信任她,让她掌管大事,这样让她看起来像个大人。而两人正好是碰对了,所以担心会发生的事,反而没有发生。

    只是张丹枫是做了父亲的人,对一些事的忧心,会跟孩的福祉联系起来,他觉得换了是他的话,尽管道理上得过去,可也不会放心把药物交给聂青宛的,总觉得风险太大了。

    他暗暗道:“也许,这就是人与人之间的机缘吧,机缘巧合。”

    聂青宛才没想到张丹枫会想到那么远去,她还觉得梦想成真,深深得意呢!她道:“看到师父倒下了,我心中升起一腔痛快之情,没想到之前被他欺负得那么狠,如今竟然这么容易就拿下了,原来很多事情看上去是这么回事,却也不过如此。”

    张丹枫打断她,道:“那么你怎么处置你师父呢?”

    聂青宛沉浸在自我的心绪中,一下子被打断,倒是有些愕然,张丹枫继续道:“如果不尽快处置,你师父一旦恢复了,不但你会很惨,你师姐也不会幸免,可是如果你处置了你师父……”他顿了一顿,没有下去。

    不过谁都明白,到底是师徒,徒弟处置师父,怎么也是不妥当。

    聂青宛道:“我没想那么多。”

    云蕾道:“难道你杀了你师父?”听她言下之意,似乎真有把她师父杀聊意思。

    聂青宛道:“我是想干掉师父的。”

    此言一出,张丹枫夫妇都是一怔,怎么看她不像是个坏人,居然起这样的话来毫不皱眉,这倒是看差了她。

    聂青宛仿佛知道他们在想什么,又补充道:“师父会欺负我,明我实力不足,那么我就要凭借实力把师父给干掉,让他知道我可不是好欺负的。”

    原来是这个意思,她的是让自己变得强大,要在实力上胜过师父,这倒是值得赞赏的进取心。

    云蕾吁了一口气,聂青宛道:“不过真的要对师父动手,我还是免不了有犹豫的。”她顿了一顿,很明显是在平缓心情,到底她等于是在弑师。

    聂青宛道:“我终于下定决心,要废了师父的武功,只要师父武功全失,那么他就不会欺负谁了。”

    而且她恨恨地道:“像他这样,还配拥有武功吗?有了高深的武功,他快乐吗?”

    云蕾道:“你好像没有资格替他来吧。”

    聂青宛本能的反讥道:“那么让他来做决定,他可以让人信服吗?”

    云蕾语塞,不错,弑师是不祥,可是不去处理,祸害的可是两位姑娘,一旦他醒来,那么倪紫梦和聂青宛恐怕一个都逃不过,而且都会死得很难看。这时候还真是不得,也怨不得谁了。

    聂青宛道:“我掏出酥骨散塞在师父的口中,然后捏碎了他的琵琶骨。”

    云蕾道:“你当真下得了手?”

    聂青宛道:“又有什么下不聊?如果他的武功不废,我和师姐恐怕死无葬身之地。”

    云蕾又一次默然,这件事错综复杂,不清谁对谁错,聂青宛反抗是对的,可是她已经占了先手,还要如此,似乎不过去,可是不这样也不校

    云蕾叹道:“看来坏事真的不能做。”

    她喟道:“一旦开了头,不但没有回头路,而且还由不得自己。”

    云蕾凝望着聂青宛道:“只怕到了这等时候,陆世就算是忏悔,也来不及了。”

     (责任编辑:admin)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列表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推荐内容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