织梦CMS -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

免费在线要看小说

当前位置: 主页 > 要看小说 >

死亡万花筒_ 71.第八扇门-

时间:2021-01-13 23:54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采集侠 点击:
西子绪小说死亡万花筒 71.第八扇门在线阅读。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很快, 对于阮南烛的提议, 林秋石的心中便有了答案——他决定要和阮南烛一起进入程一榭的第九扇门。

    对于林秋石的决定,阮南烛并不惊讶, 他只是又问了林秋石一句:“你想好了么?”

    林秋石点点头:“想好了。”

    “第九扇门的难度会比较高,我也不能保证你能安全出来。”阮南烛说的很直白, “这有可能是你的最后一扇门。”

    林秋石说:“没关系。”

    阮南烛凝视林秋石的表情片刻, 点点头示意自己知道了。

    林秋石总觉得他似乎想要说点什么, 虽然最后阮南烛什么也没说。

    在确定了林秋石要进入第九扇门后, 阮南烛便将第九扇门的线索告诉了林秋石, 林秋石拿到线索简单看了一下,露出惊讶的表情:“这是线索?”

    阮南烛:“嗯。”

    只见纸条上写着一句话:以铜为镜,可以正衣冠;以史为镜, 可以知兴替;以人为镜,可以明得失。

    “这什么意思?”林秋石记得这是唐代李世民说过的名言,还入了课本, 但是放在门内的环境里,这样的线索几乎等于无迹可寻。

    “不知道。”阮南烛说, “之后的门线索都会比较模糊,不会像之前那样的有明确指向性, 所以具体什么情况,还得进门之后再说。”

    林秋石捏着线索看了一会儿, 道了声好。

    具体进门的时间是在下个月的十五号, 这是程一榭告诉林秋石的, 他知道林秋石要和他一起进门之后表现的很平静, 似乎早就料到了阮南烛会把林秋石带上。

    程一榭大概是整个别墅里最不喜欢说话的那个了,整日都很沉默,除了教训他弟弟的时候。

    程千里虽然和程一榭是双子,但两人的性格却是大相径庭,程千里整天咋咋呼呼像个没长大的小孩,而程一榭则非常的成熟。

    离进门还有段时间,林秋石继续在别墅里休息。

    期间谭枣枣和那个影帝张弋卿也过来了一趟,一起来的还有带着张弋卿过门的男人。

    那人的名字叫白铭,无论长相亦或者气质都非常的阳光,头发微微有些自然卷,笑起来的时候脸颊上还有个可爱的梨涡。

    说实话,这样的人,林秋石很难把他和门里面的大佬扯上关系,他实在是有些好奇,这个白铭在门里面是什么模样。

    不过这个问题有点侵犯人**的感觉,所以林秋石也没去问。

    张弋卿的状态倒是比之前好了很多,至少没有一副精神崩溃的模样。

    白铭倒是对林秋石也很感兴趣,当然当着阮南烛的面他没敢表现的太明显,但林秋石还是注意到了他那若有若无,打量般的目光。

    “弋卿的电影五月份就要上了,你们一定要去看啊。”白铭到别墅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分发了张弋卿电影点映的门票,“我已经看过了还没剪辑的版本,可太好看了。”

    张弋卿坐在旁边听着白铭给他卖安利,脸色有点不大好看。林秋石猜测那是因为他觉得很羞耻……

    “弋卿真的太厉害了,我超级喜欢他。”白铭表白的模样,简直像是个追星的痴汉,平时倒也还好,可是现在当着当事人的面夸赞,简直让人受不了。林秋石亲眼看见张弋卿虽然一脸严肃,但耳根子已经红了一片,故作镇定的站起来说自己想要去阳台上抽根烟。

    林秋石看在眼里暗暗好笑,这白铭也算是把张弋卿给治住了。

    谭枣枣也很不客气的哈哈大笑起来。

    “枣枣你是不是又要进门了?”林秋石计算了一下时间,感觉谭枣枣的下一扇门应该快了。

    “嗯。”谭枣枣点头,“这次是陈非带我进去……你呢,过到第几扇了?”

    林秋石说:“还是第六扇。”他没有提自己要和阮南烛他们进入第九扇门的事。

    “哦……”谭枣枣有点失神,似乎在想什么。

    林秋石问她:“怎么了?”

    “没事。”谭枣枣叹气,“只是在想之后的门该怎么办。”她并不能像阮南烛和林秋石他们一样彻底放下自己在现实世界的工作专心过门,也没有勇气不断的刷门,这意味着她在面临高级门的时候凶多吉少,况且六扇之后的门,就算是阮南烛也是几乎不接的。

    据说六扇门之后,门的难度会有一个质变。至于怎么变化谭枣枣也不清楚,反正就是很难。

    几人聊了会儿天,吃了个午饭,林秋石从阮南烛和白铭对话了解他们两人已经相识了四年之久,算是老朋友。

    白铭已经过了第九扇门,在等着第十扇门的到来。

    吃完饭,白铭和阮南烛去了书房,两人似乎有什么事情想要私下里谈谈。

    谭枣枣则拉着林秋石张弋卿在楼下玩游戏。

    两人到底谈了什么林秋石不知道,不过他们两个从楼上下来的时候,目光却都放到了他的身上。

    林秋石微微一愣,问了句:“怎么了?”

    “没事。”白铭笑着,“只是对你有些好奇。”

    林秋石:“好奇?”

    白铭道:“你难道觉得自己没有特别之处?”

    林秋石想了想,小声道:“特别喜欢猫?”他说这话的时候,还正在暗戳戳的捏着栗子的肉垫,栗子斜着眼睛一脸不爽的看着他。

    阮南烛:“……”这也算是个特别之处吧。

    白铭闻言笑了起来,道:“你真有意思。”他也不再提关于林秋石的事,又坐了一会儿,便和张弋卿和谭枣枣一起走了。

    林秋石看着坐在他旁边的阮南烛,小声的问道:“我有什么特别的地方吗?”

    阮南烛看了他一眼:“你觉得呢?”

    林秋石摇摇头,想不明白。

    阮南烛:“你就没有觉得自己哪里不太对劲?”

    林秋石:“没有。”

    阮南烛站起来:“没有就算了。”他说完这话转身就走,没有再给林秋石询问的机会。林秋石却莫名的感觉阮南烛的心情似乎不太好……

    程千里也知道了他们要进第九扇门,他非常的担心,还在自己的房间里摆上了香案,认真祭拜起来。

    林秋石硬是被他拉着去上了三炷香。

    “一定要保佑他们平安回来。”程千里的神情很是虔诚。

    林秋石本来是不信这些的,但是门内世界颠覆了他的世界观,所以也没有当着香案的面说出什么不敬的话来。

    “我好怕啊。”程千里上完香,就坐在自己卧室的床上和林秋石嘟囔,“就是特别怕。”

    “别怕,会没事的。”林秋石摸了摸他的脑袋,程千里才十六岁,也不过是个半大的孩子,“有你阮哥在呢。”

    “嗯。”程千里说,“我想变得更厉害一点,到时候,到时候就能……”他说到这里,似乎有些不好意思。

    林秋石问他:“就能什么?”

    程千里说:“就能变成我保护我哥啦!”他挺起胸膛,一副得意的模样。

    林秋石笑了:“嗯,那你可要努力。”程千里有些时候看起来真是傻的可爱。

    程千里说:“虽然他脾气不好,又嫌弃我,可是谁叫他是我哥呢。”他躺在床上,自言自语,“毕竟和我长得一模一样呢……”

    林秋石就在旁边静静的听着。

    其实他不太明白程千里口中的手足之情,他自幼便没有接触过什么家庭之类的氛围,也没有兄弟姐妹,活到二十六了,连个喜欢的人都没有。林秋石如此想着,忽的觉得人生有些遗憾,如果他死在门里面了,感觉这辈子很多事情都不曾经历过。

    程一榭那扇门开的时间一点点的推进。

    别墅里的气氛也紧张了起来。

    除了阮南烛之外,程一榭的门等级是最高的,林秋石大致的计算了一下程一榭开门的时间,发现他居然十一二岁的时候就已经开始进门了。这么小的年纪还能从那么多扇门里面出来,程一榭的确是厉害。

    而他的弟弟程千里才开到第六扇,两人第一扇门的时间至少相差了好几年。

    这次阮南烛并没有让林秋石穿女装,在庆幸之余,林秋石内心深处竟是生出了一丝遗憾。在他察觉了这种遗憾情绪后被吓一跳,没想到穿女装这种事情还能上瘾的。

    当然,林秋石很快处理掉了这种遗憾的情绪,还是挺高兴自己不用装哑女了——至于伪音这种东西,他还是没能摸着头脑。

    时间过的飞快,眼见便到了快要进门的时间。

    天气也逐渐热了起来,林秋石吃过晚饭,坐在阳台上乘凉的时候,看见程一榭站在楼下的花园里。他的表情很严肃,手里竟是拿着一根烟在慢慢的抽。

    林秋石居高临下的看着他,想想了一会儿,叫了他一声:“程一榭!”

    程一榭抬头。

    林秋石大声道:“未成年不能抽烟——”

    程一榭皱起眉头,他的长相和程千里有九分相似,唯一不同的便是身上那冷淡的气质。虽然年龄小,但他那气质却可以让人明显的感觉到这人并不好惹,他听了林秋石的话,居然真的把烟灭了。

    林秋石从兜里掏出了一把糖,从二楼扔了下去:“吃这个。”

    五颜六色的糖果落在绿绿的草地上,像是炸开的烟花,看起来倒是十分的漂亮。

    程一榭弯腰,捡起一颗剥掉糖纸塞进了嘴里。

    林秋石笑眯眯的看着他:“好吃吗?那是紫色的是葡萄味的——”这糖是他在网上买的果汁硬糖,味道很不错。

    程一榭看了他一眼,没说话,只是仔仔细细的把糖全都捡了起来,塞进口袋里转身走了。

    林秋石看着他的背影挺高兴的,虽然程一榭比他先到门里面,但在他的眼中,程一榭也只是个没满十八岁的孩子。

    进门的前一天,阮南烛又换上了一身女装,三人都戴好了那个特殊的手镯,开始等待着门的到来。

    程千里的情绪变得很焦虑,在屋子里到处转个不停。

    最后还是程一榭受不了了,蹙着眉头道:“你转什么,我眼睛都要花了。”

    程千里无辜道:“我转转都不行啊。”

    程一榭:“不行。”

    程千里:“……哼,我就不,我偏要转。”他嘴上虽然说着要继续转,但还是乖乖的坐回了沙发上面,抓过旁边的吐司就是一顿狂撸。

    吐司被程千里撸的晕头转向,瞪着黑眼睛嗷呜嗷呜委屈的直叫。

    “你别折腾它。”程一榭又说话了。

    程千里:“哇,你太过分了,这不让我干,那不让我干——”

    程一榭也不吭声,就这么面无表情的看着程千里。两人僵持了十几秒,程千里毫无悬念再次落败,满目遗憾的放开了吐司肥噜噜的屁股,眼睁睁的看着它跑了。

    程一榭看了看表。

    程千里看着程一榭的动作,情绪越发焦躁,他嘴唇蠕动了一会儿,微不可闻的挤出一句话:“一定要回来啊。”

    程一榭抬眸看了他一眼。

    “喂,我和你说话呢。”程千里说,“你听到没有,程一榭,你一定要回来啊。”他好像是鼓足了勇气才把这话说出口,“一定要回来!”

    程一榭轻轻的嗯了声。

    程千里这才满意了,又嘟囔着说了些别的叮嘱的话。

    兄弟二人互动的时候,林秋石就坐在旁边,亲眼看见程千里嘟囔的时候,程一榭的嘴角微微向上勾了勾,不过弧度太小,转瞬即逝,很容易让人觉得这是自己的错觉。

    入门的时间是第二天傍晚。

    林秋石吃完了饭,回了自己的房间。

    他坐在电脑前,刚按下开机键,身体上却出现了一种非常奇异的感觉。这感觉他很熟悉——门开了。

    林秋石起身,打开了卧室的门,毫不意外的看见走廊上出现了十二扇铁门。其中已经有八扇封上了封条,另外三扇无法打开。

    唯一能打开的,就是属于程一榭的第九扇门。

    林秋石走到了门前,拉开了铁门——周遭的景色扭转,林秋石出现在了一条空旷的道路上。

    他环顾四周的景色之后,表情微微有些惊讶,因为四周并不是荒凉的野外,而是繁华的商业街。五颜六色的招牌挂在道路两旁,虽然此时时间太晚大部分的店铺已经关门,但依稀可以想象出白天繁华的盛景。

    脚下的道路非常平坦,林秋石顺着道路往前,看到了一栋高耸入云的公寓。公寓的外墙上面贴满了特殊的涂层,就像一栋用镜子铺成的高楼,吸收了周围所有的光芒,在黑暗的夜色里,也吸引着人的目光。

    林秋石看到这一栋公寓,却莫名的想到了一个词:趋光性。

    趋光性是一种生物上的习性,在动物和植物身上都有体现,最明显的就是晚上的虫子会朝着光源扑去,即便那光是会焚烧他们的火焰。

    人也算是生物的一种吧,林秋石想,在黑暗的夜色里,看见光芒总会想要朝着那里走去。不去思考光芒的尽头到底有着什么。

    公寓的门口大开着,林秋石慢慢的走了进去,看到大厅里已经站了八、九个人。这些人已经分好了队伍,看见林秋石走进来,大部分人都露出打量或者评估的表情。

    这一次,林秋石没有看见不在状况内的新人。

    以第九扇门的难度,如果真的有新人,那林秋石只能怀疑那个新人是不是下一秒就要死了才被拉进了门内。

    环顾四周,林秋石没有找到自己想找的人,他便随便找了个沙发坐下,开始观察周围的情况。

    现在加上他一共有九人,五男四女,大约分成了三组的样子。大概都是老手了,这些人也没有再装作不认识对方的样子,而是互相窃窃私语,低声的讨论起了关于这扇门的事情。

    林秋石在沙发上坐了一会儿,便看到外面走进来了两个人。一高一矮,高的那个是个穿着长裙的女人,矮的那个是个表情冷漠的少年。

    虽然长相完全不同,林秋石还是从他们的衣着和神色上,认出了两人的身份——正是阮南烛和程一榭。

    他们两人也看到了坐在沙发上的林秋石,朝着他的方向来了。

    “人齐了?”林秋石问道。

    “应该还没有。”阮南烛在林秋石的身边坐下,“有人还在朝外面观望,应该是在等队友。”

    闻言,林秋石不得不佩服阮南烛的观察力,好像走进这里不过几分钟的时间,他就将周围人的信息收集的差不多了。

    果不其然,大约三四分钟后,外面又走进来了两个人,也是一男一女,一进来就朝着角落里走去。

    林秋石见到他们去的方向略微有些惊讶:“他们……一队就有五个?”

    阮南烛:“应该是。”

    “门里面存在人数优势?”林秋石想了想,觉得好像哪里不对劲。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是有的。”阮南烛靠着沙发,道,“你多带点人,不就能多排除几个死亡的条件了么。”

    林秋石:“……”

    阮南烛看了角落里一眼,冷冷的笑了笑:“有的人为了活下去,什么事都做得出来。”

    有的人在过门的时候,为了排除死亡的条件,会故意带很多新人进来。这些新人什么都不懂,很容易就在门里面出现意外。当然,他们出现意外也没什么关系,对于带他们进来的人而言,这反而是件好事——毕竟他们占了当日死亡的名额,按照门的规则,每天死去的人是有数量限制的,所以这样自己反而安全了。

    林秋石没想到还能这样:“那些新人愿意进来?”

    “有什么不愿意的。”阮南烛懒懒道,“有的人总想一口吃成大胖子。”

    谁不想免除中间那些过程直接通过第九扇门呢。风险和收益通常都是对等的,想要获得什么,总得付出点什么。

    人生亦是如此。

    人终于到齐了,一共有十七个,大致是分成了五六组的样子。其中人最多的那一组一共有五个,林秋石明显感觉得到其中领头的是那个表情不善的女人,她似乎就是这五人的领头者。

    所有人聚集在大厅里面,嘈杂的声音越来越响亮。

    就在这时,从电梯的方向走出来了一个穿着服务生制服的人,他手里拿着一把门卡,微笑着看着聚集在大厅里的人。

    “不好意思,让各位久等了。”服务生说,“这里是各位房间的门卡。”

    他开始给大家分发门卡。

    人群里有人发问:“这是几人间啊?单间还是标准间?”

    服务生道:“是标准间哦。”他笑了笑,“红色门卡的是大床房,白色的门卡是双人间,绿色的可以住三个人,不过需要有人睡沙发。”他声音轻柔,“欢迎你们来这里旅游,希望大家可以在这里玩的愉快。”

    原来他们的身份是旅游者,林秋石心中一动。

    “我们什么时候结束旅游?”那个五人组的领头人突然开口,“周围有什么旅游景点么?”

    服务生笑道:“明天会为大家派发一册旅游指南,上面会记载着周围的旅游景点。”他把手里的卡派发了出去,“今天就请大家好好睡一觉吧。”

    林秋石起身,去领了一张绿色的卡。服务员说绿色的卡可以三个人一起睡,他们三人正好合适。

    房卡陆陆续续的发放了下去,众人便各自散去了。

    林秋石他们的房间在三十四楼。地上铺着厚厚的地毯,走廊里散发着一股子浓郁的熏香气息。

    灯光很暗,他们到了房间之后把房卡插到电源里,屋子里的灯亮了起来。

    林秋石走到了窗户边上,透过玻璃往外望去,他看到了陷入黑暗中的城市,整座城气氛死寂,甚至连盏路灯都看不到——可是他从外面走进来的时候,明明是看到路边的路灯是开着的。

    阮南烛说:“这屋子真有意思。”

    林秋石扭头:“嗯?”

    阮南烛说:“到处都是镜子。”

    林秋石环顾四周,才发现屋子里的确有很多镜子,其中最最不可思议的是连地板上都有一块。

    而看到镜子,林秋石便不由自主的想起了线索里的那句以铜为镜,他直觉钥匙和镜子有关,但线索太少,一时间并不能牢牢抓住。

    程一榭盯着脚下的镜子,很久没有说话,直到林秋石打算走开的时候,他突然低低的说了句:“这是双面镜。”

    林秋石的表情僵住。

    程一榭的声音很慢,他道:“楼下的人,可以看见我们的屋子。”

    阮南烛听到这话,突然低头看了眼自己的裙子:“那我岂不是被看光了。”

    程一榭:“……”

    林秋石:“……”

    阮南烛:“仔细想想,还有点不好意思呢。”

    林秋石:“……”你这么不好意思还把裙子撩起来干嘛…… (责任编辑:admin)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列表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推荐内容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